古蔺| 吕梁| 小金| 安西| 德格| 龙井| 稷山| 马尾| 东方| 新乡| 黔西| 鹰潭| 密云| 无棣| 济源| 龙里| 石狮| 正宁| 道真| 梓潼| 漳浦| 崇信| 香港| 马尾| 科尔沁左翼中旗| 太湖| 南陵| 安图| 泸西| 大邑| 辽中| 邵东| 徐州| 浙江| 甘德| 方山| 英山| 余江| 新竹市| 防城港| 安康| 沙雅| 莲花| 循化| 库伦旗| 龙州| 浦东新区| 曾母暗沙| 铅山| 兰坪| 漠河| 美溪| 临洮| 拉孜| 察哈尔右翼中旗| 商丘| 林甸| 德州| 阳江| 平原| 班戈| 平谷| 桂阳| 萝北| 蒙城| 明溪| 铜仁| 阳谷| 平潭| 克拉玛依| 小河| 龙泉驿| 尼勒克| 绵竹| 华安| 五寨| 灵璧| 南郑| 叶县| 蓟县| 昆山| 建德| 泰顺| 武隆| 五指山| 井陉| 丹棱| 旬邑| 雅江| 岚皋| 漳州| 农安| 长白| 弥勒| 鹰潭| 光泽| 通江| 稻城| 任县| 召陵| 邕宁| 新巴尔虎右旗| 庐山| 潢川| 霍城| 白朗| 宝兴| 寿宁| 临安| 北仑| 南乐| 崇左| 台湾| 荆州| 武昌| 郾城| 京山| 九江县| 泰和| 嵊州| 罗平| 名山| 江达| 衡阳市| 霍城| 池州| 武当山| 龙口| 镇宁| 胶州| 乌兰| 昌都| 奉贤| 界首| 江城| 师宗| 太仆寺旗| 道孚| 珠海| 万载| 石林| 吉木萨尔| 墨竹工卡| 蛟河| 垣曲| 都江堰| 攸县| 金华| 仁怀| 天门| 本溪满族自治县| 文安| 乡城| 禹城| 富锦| 霞浦| 民乐| 黄梅| 高州| 云集镇| 新竹县| 五指山| 台安| 惠阳| 寿宁| 广昌| 临汾| 铅山| 小河| 宜君| 漳州| 玉溪| 社旗| 眉山| 呼玛| 循化| 建瓯| 万安| 江西| 伊宁县| 南投| 岫岩| 邓州| 蕉岭| 科尔沁左翼后旗| 白朗| 丰宁| 曹县| 巫山| 新都| 文登| 建水| 北海| 南阳| 海南| 永寿| 湖北| 绥芬河| 大同区| 雷波| 秦安| 珊瑚岛| 宝应| 永平| 永安| 宜川| 望谟| 蒲江| 漠河| 冷水江| 福泉| 通化县| 萍乡| 德格| 石景山| 贡嘎| 梅河口| 涿鹿| 江门| 内蒙古| 夏河| 上饶县| 天镇| 微山| 隆安| 呼兰| 扶余| 腾冲| 九江县| 高阳| 芜湖县| 芦山| 西青| 都匀| 莒南| 米泉| 泗县| 石林| 通化县| 仪陇| 商河| 连平| 澳门| 台江| 江油| 泌阳| 盘山| 屯留| 岳池| 桦川| 榕江| 永安| 富县| 衡阳市| 泸州| 湘乡| 文昌| 宁都| 麻栗坡| 南城| 泌阳| 尚志| 英德| 稻城| 战神赌博官网平台

 首页 >> 读书 >> 副刊
游弋古典、现代间的现代作家李素伯
2018-12-19 10:25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郭晓斌 字号
关键词:李素伯文集;散文;现代文学;创作;小品文研究

内容摘要:李素伯《小品文研究》由于历史的尘封,李素伯这个名字,对于大众来说无疑是较为陌生的。即便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者,如果不是专攻散文新时期以来,江苏教育出版社在1996年再版过《小品文研究》,并附收部分文学论文,得以“让遗珠重放光芒”。

关键词:李素伯文集;散文;现代文学;创作;小品文研究

作者简介:

  李素伯生前出版的唯一专著

  由于历史的尘封,李素伯这个名字,对于大众来说无疑是较为陌生的。即便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者,如果不是专攻散文,恐怕也未必知道他。由于李素伯英年早逝,生前只有一部研究专著《小品文研究》刊行,其他诸多作品都未及结集出版,声名湮没不彰自在情理之中。然而,这位早逝的作家、学者,确曾以其卓然的成就,为现代散文创作和研究做出过重要贡献,不应该被遗忘。

  新时期以来,江苏教育出版社在1996年再版过《小品文研究》,并附收部分文学论文,得以“让遗珠重放光芒”。遗憾的是,李素伯的遗文和佚作一直不曾得到全面整理。直到最近,时值李素伯先生110周年诞辰之际,在李素伯的侄子、侄女和学生等的共同努力下,一本较全面地囊括李素伯存世遗作和佚文的文集(《李素伯文集》)终于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首次让读者有机会真正走近和了解这位文坛先哲。

  李素伯,原名李文达,又名李绚,字素伯,现代散文家、诗人、散文批评家,兼擅书法、绘画。他1908年出生于江苏省海门县(今海门市)中和镇,后随家人迁居南通县垦牧乡(今启东市海复镇)。李素伯一生最值得称道的成就是他的中国现代散文研究,他生前曾潜心研究中国现代散文,是这一研究领域的现代拓荒者之一,先后撰写了《关于散文·小品》《小品与大品》等漫谈小品文的系列论文,以及研究专著《小品文研究》,颇多卓见。《小品文研究》是中国第一部现代散文研究专著,首开系统研究中国现代散文的先河。对于李素伯在散文研究上的成就及贡献,著名学者黄修己、范培松等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史》《中国散文批评史》等专著中予以了高度评价。

  诚然,作为现代散文研究的开拓者,李素伯在这方面的学术贡献已被学界公认,然而,如果仔细翻阅《李素伯文集》,我们会发现,作为一位优秀散文家的他,还远远没有引起研究者足够的关注。《李素伯文集》完整呈现了作为一位作家尤其是散文家的李素伯的面貌。实际上,作为“五四”新文学的追随者和创作实践者,他生前发表过不少新诗和散文作品,其中尤以散文为时人瞩目。1931年至1934年,他陆续创作了“苦荼草”系列散文,共五篇,先后发表在孙福熙主编的《艺风》杂志上。这一系列散文或追写游踪,或怀念远人,或议论,或描写、抒情,文辞优美,感情诚挚,堪称他的散文代表作。他还写有一些状物的小品,无论是赞美燕子的《春的旅人》,还是歌颂萤火虫的《夜的巡游使者》、讽刺知了的《蝉的呐喊》,语言都极美,富有象征意味。尤其是发表于叶圣陶主编的《中学生》杂志的《春的旅人》,热情歌颂燕子“永远追求着春的去向而流浪”的精神,极富抒情性和感染力。这篇散文后来被选入北新书局的活页文选,作为不少学校的语文补充教材,广受读者欢迎。而《吮血者》,则从蚊子的角度谴责以“我”为代表的人类,表现出一种反对人类中心主义的立场,隽永深刻,十分难得,堪称中国现代生态散文的先声。李素伯还有一类时评类的散文作品,可称之为政论文,如《国庆之话》《心理的优越》等。这些散文笔锋犀利,痛切针砭时弊,评析世界政局,显示了他作为一位心忧家国的知识分子的敏锐眼光和社会担当。无疑地,李素伯既有诗人一般的绕指柔,也有作为战士金刚怒目的一面。

  李素伯的散文语言优美清丽,典雅动人,颇有古风。与其他“五四”一代作家一样,这是长期浸淫于中国古典传统的结果。但同时,他们又无一例外地广收博取了西方文化。李素伯受英国的随笔传统影响较深,兰姆是他经常征引的对象。在《小品文研究》中,虽然他只是“随意提出几位来介绍而并未通盘筹算”,没有论及梁遇春(后来在回应叶公超的书评时,李素伯则表示他看过梁遇春不少散文,也喜读梁译《英国小品文选》),但我认为他们二人的散文有极为相似之处,那就是有英国随笔的絮语风。读李素伯的散文,就像是听一位老友聊天漫谈,感到无比亲切自然。《黄泥山下看桃花》《观万流亭之夜》等散文中经常出现“读者们”“看我文章的诸君”这一类的表述。是漫谈,便不需要正襟危坐,时时不忘教诲之旨,而是任性而谈,自由发挥,至其所止而止。《观万流亭之夜》中,李素伯用大段篇幅详述了亭子的地理位置、附近建筑风物格局,如数家珍,沉醉之态溢于言表,但笔锋却突然一转:“——不好!我在这里写《通城地理志》了,虽然这于不怕噜嗦的读者们不无裨益。赶紧打住,言归正传。”这样的笔锋,很能表现英国随笔式的絮语风格。

  在李素伯的散文中,字里行间无处不流露着极其诚挚恳切的情感与细腻的情思,感人至深。不少篇章带有浓重的感伤气息,同时也是浪漫的抒情气息。“孤单、飘零、痛苦的生活,将终我的一生,弱小的我,何能避免命运的鞭策!真心爱我的人或者还有,但是,上帝呵!我将怎样去找寻呢?”(《燃起了守岁烛》)“怀抱利器,有志莫伸,这岂仅永定一个人的悲哀?我们应得为现社会中无数热血的青年同声一哭!”(《怀永定》)这样的句子,像极了素以感伤著称的现代作家石评梅笔下的语言。但同时,和石评梅一样,李素伯又不乏激昂、乐观的意气和呼声,比如他这样谈论可爱的孩子们对他的重要影响:“我何尝有过满涂着血迹和泪痕的灰色的生命,我的眼前是何等绚丽而灿烂?‘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我已是另一个了,是我的新生!”(《燃起了守岁烛》)他这样评说时局与青年之间的关系:“不错,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是有为的时代,怎样有为以成其伟大,则全赖我们青年的努力。”(《血写的历史》)这样的思想和表述,无疑是有力的,激动人心的。而这种感伤与激昂的混杂交织,我认为既源自于“五四”特定的时代氛围,同时又是古代的抒情传统与文人精神,在新文学创作中的一种赓续及体现。

  无论是中国古典的掌故、诗文,还是西方的很多作家、作品甚至英文原文等等,李素伯都可以随手拈来,娓娓漫谈,显示出广涉古今、贯通中西的深厚学养和极其开阔的思想视野。他的散文,还显示出他志趣的高洁,人格的磊落,对自由,对理想的一种坚定追求。他的散文中曾这样表达不随流俗的心志:“在我,也许因为不无有些爱好艺术的倾向罢,使我拙于生计之谋,懒作世故之周旋,直截了当的说,我是不会做人——一般人认为应当那样做法的‘人’。”(《念五自序》)如何做人?这是一个言简意赅但却振聋发聩的回答。这样的话具有直击人心的力量,简直可以作为理想主义者笑傲世俗的箴言!李素伯还说:“我正同平凡的人一样,爱着自己所喜的,同时也憎着自己所恶的。不过太狷傲了这一点,自己也觉得,对有所恶者嫉之如仇的脾气,一直没有改,将来也不会改。”(《燃起了守岁烛》)这也很能展现他独守本真,不与时俯仰的坚定姿态,读来不由让人联想起屈原、嵇康一类的古代文人高士。

  此外,如果我们稍加留心,还可以注意到,即便在《小品文研究》这部纯粹的研究专著中,依然可以领略李素伯的散文笔法与情调,领略到他语言的丰彩和思想的锋芒。正如范培松教授在为《李素伯文集》写的序言中所说,《小品文研究》本身就是一篇优美的散文。那些文字富有体温,没有学究气,但却有学术含量。

  可惜,一直以来,李素伯的散文创作成就并没有引起学界足够的重视。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有多家出版社策划出版过不少现代的文学名家或散文系列丛书,然而无论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编的“现代文学百家”丛书,还是百花文艺出版社的“百花散文书系”丛书,抑或其他现代文学丛书,都不曾收录李素伯及其作品。这无疑是非常可惜的。平心而论,李素伯的散文作品虽不算多,但的确实践了他本人的散文理念,是艺术性和思想性都极高的小品佳构,卓然自成一家。“优秀散文家”这一头衔,他是当之无愧的。

  还值得重视的是,《李素伯文集》也收录了李素伯创作的大量文言小品和旧体诗词。较之于散文,这部分的创作更充分地显示了他的传统文化的深厚修养。事实上,在旧体诗词及文言文创作方面,他早在通师读书期间就展现了过人的才华,他的老师曹勋阁赞其文言习作“有此质地,它日当得占词章一席”。他的文言小品,语言流畅,情真意切,态度纯正而富于韵味,传统文人的形象和情操跃然于纸上。他所写新诗较少,而旧体诗词绝多,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称他为一个古典的诗人。我们试着拈出这样的诗句,比如“不耻与时违,但羞随俗垢。君看古君子,身殁名不朽”“他乡羁旅悲摇落,故国苍茫半夕阳。落尽书生忧国泪,中原大事费商量”“酒肠历历成孤往,行路茫茫阅岁华”等等,便无疑会承认,这是一位真正的诗人,一位具有高洁情操和“感时忧国精神”的古典诗人。

  纵览李素伯一生的所有创作和研究,我们会发现,他一直游弋于古典与现代之间,收放自如,挥洒自然,左右逢源。他是一位典型的“五四”之子。正如他的老师曹勋阁所说:“维新亦守旧,好古仍因时。”这无疑是对他其人其文最适当的评价。

  2018-12-19正值李素伯先生110周年诞辰,《李素伯文集》的编纂和出版,正为此而隆重献礼和纪念。这不仅对于九泉之下的李素伯先生,是一个极大的告慰,而且也是中国现代文学领域的一件意义重大的幸事。由此,李素伯的创作全貌得以首次完整呈现,人们将由此真正认识和了解一位现代优秀作家,同时他在散文研究上的重要贡献,也将会为更多的人所知。

作者简介

姓名:郭晓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南张羌镇 刀坝乡 林湾村 同合庄 安成镇
红山站 千家洲乡 辛兴庄 仓上村 贾掌镇
澳门轮盘游戏赌场 澳门四大赌场网址 电脑下注官网 新濠天地网上游戏 澳门最大的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地下网上 澳门美高梅官网 澳门四大赌场网址 葡京官网
番摊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址 葡京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赌博官网 轮盘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永利赌场 盈丰国际网址